往届回顾
联系我们
15348110304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 往届回顾 > 2017届

综艺峰会总导演论坛:坚守与创新——高价值标准要求下的综艺节目创新

发布时间:2017/12/8 9:00:00


论坛一:综艺总导演论坛

坚守与创新——

高价值标准要求下的综艺节目创新




主持人:

冷凇  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

嘉宾

车澈(爱奇艺高级副总裁、《中国有嘻哈》总导演)

蒋敏昊(浙江卫视战略发展中心主任、《梦想的声音》总导演)

王征宇(《向往的生活》总导演)

关正文(实力文化创始人、董事长,《见字如面》制作人)

严敏(《极限挑战》第二季总导演)

吴彤(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,《王牌对王牌2》总导演)

胡明(《火星情报局》总导演)



1


开场


冷凇:

第一个论坛是总导演论坛,本来我给出的标题是呐喊与彷徨,因为感觉到大家这一年的焦虑。但是后来一想,咱们办论坛,还是尽量要主流正能量一些,就改成了坚守与创新。

那么现在几位老师已经就坐了。一看老师们形象就是经常熬夜的。我知道其中一班飞机是昨天晚上录完直接过来的。我还知道有一伙人昨天晚上喝酒喝到刚才。看来大家都是压力山大。

那么今天咱们到场的嘉宾比较多,而且都是贵宾,所以每位老师大概回答两轮问题左右,每一轮控制在两三分钟,各位老师就可以直接抛干货了。



1 车澈(爱奇艺高级副总裁,《中国有嘻哈》总导演



冷凇:

首先问我们的车澈老师。《中国有嘻哈》无论从制作,还是从宣推的角度上来讲,都称得上是今年的大爆款。大家都知道,《嘻哈》这个说唱,说白了,以前大家有过考虑,但是不敢碰这个题材,觉得太小众了。大家担心的一个问题是,就这么一个小众、分众、窄众化的、过于年轻化的题材,会不会有那么多人去关注它。但是当我看到我父母都知道《中国有嘻哈》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们无论是从制作还是传播上,都是非常成功的。作为一个小众题材,为什么爱奇艺和您敢砸几个亿去做这个项目,有什么经验跟大家分享?


车澈:

实际上这是被逼的。我觉得跟冷老师这个题目特别像,叫呐喊与彷徨。实际上当时爱奇艺在2016年就做了一个策略,说我们要做视频平台的超级网综。那么超级网综,我们把自己锁定在选秀这个品类,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,选秀可能是比较容易出爆款。那要做选秀,我们要做音乐选秀,实际上当时就卡在了这个问题上,做什么样的音乐选秀。就像其实我们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说,Hiphop在之前可能是一个相对小众的。我们如果要做这个题材,可能要付很大的风险。但是用一句话总结,就是“我觉得做Hiphop不一定行,但不做Hiphop我觉得这事儿肯定不行”。实际上对于一个非嘻哈的题材,作为一个大众流行偶像的选择,至少当时对我们团队来说,我们其实是没有信心的。但是相对来说做Hiphop,我们其实还能看到希望,这是一个特别真实的答案。


冷凇:

OK。我听说爱奇艺有一套算法,用大数据算出了嘻哈这个资源和题材肯定会是爆款,是这样吗?


车澈:

是这样的,爱奇艺确实有一套算法,因为我们现在把AI跟娱乐相融合,但这算法我不是特别懂,实际上对创作我不是特别懂。我们团队先提出了这个,实际上是得到了公司他们一些数据的支撑的,我们拿到了很多的数据。但是这些数据我并没有完全的全部理解它是怎么来的,但实际上我们确实得到了数据的支撑


冷凇:

好的,感谢车老师的分享。



2  蒋敏昊(浙江卫视战略发展中心主任、《梦想的声音》总导演



冷凇:

那么第二个问题给我们蒋老师。我跟蒋老师有一微信群叫无胆英雄会,为什么呢?就是说蒋老师做节目累的把胆都摘了,还在坚持。从最早的《中国梦想秀》,在之前还有很多节目,一直到《梦想的声音》。我跟各位老师介绍一下,《梦想的声音》是没有总局牌照的一个音乐节目,但是依然坚持去做,而且做的是“星素讨教”这种完全原创的模式。音乐类节目一直是蒋老师一个情怀,现在音乐类节目也有不少,我觉得《梦想的声音》首先应该是一个和《天籁之战》一起独创的一个“星素对打”,或说“星素讨教”的这么一种新模式。那您觉得音乐综艺的未来在哪里,包括您做《梦想的声音》已经两季,昨天还在录像。有哪些成功经验跟大家分享?


蒋敏昊:

首先浙江卫视做音乐节目向来有一个优良传统,因为大家都知道,中国蓝综艺是从音乐节目起家的,就是那个《我爱记歌词》。做到后面的不管是《好声音》也好,《新歌声》也好,到《梦想的声音》,其实我们一直在坚持将最高品质的音乐节目奉献给观众朋友。我觉得现在的制作越来越向高精尖的方向去发展。但是需要有一种很通俗、大家能接受的方式,去让观众观看、欣赏。所以说我们《梦想的声音》,应该是在选秀节目这样的一种大众流行音乐的基础上面,将星素对战做到比较极致的一种方式。但是我相信音乐节目一定有它更多的未来,我觉得音乐还是一个大众品牌的娱乐产品。可能未来还是在我们广大的人民群众当中,具有高品质音乐表达、表现力,并且具有强大娱乐精神的大众们。我觉得我们的目标未来还是向大众们去靠近。

 

冷凇:

那我再补问一个问题,《梦想的声音》在创作过程中,如果明星真输了,他们在那种情绪流露之下,会不会跟导演组闹事?或者他们会不会觉得这个素人,确实挑战了他的权威?是怎么说服他们能够接受这种输赢的呢?


蒋敏昊:

一开始确实很难。在去年做的时候,没有一档节目可以让明星们觉得自己是输了,很难去评判这个过程。其实这个节目为什么叫《梦想的声音》,是因为我们一直坚持“原素人歌手的梦想”为主题,让大家能够慢慢地去适应这种无关输赢的讨教过程。但是我发现到第二季之后,人的习惯在慢慢地变化,就像好多的一线影视演员,他愿意去做电视综艺节目,他愿意来做真人秀,可能以前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参加这类的节目。其实我们的歌手,哪怕是一线歌手,他可能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在一个不知名的歌手面前,会有一个胜负的评判。甚至有些之前都不愿意站在公平的平台上面去接受大家的评价。后来为什么接受了?我觉得这是一种观念上的转变,站在同样标准的舞台上,大家就会把他看成一个对音乐有执着追求的音乐人,这是回归还原到一个最本质的状态。今年流行一句话,叫做不忘初心。可能也是这种不忘初心,让大家有一种心态上的平和。而这种心态上的平和,恰恰是我们未来综艺节目会抓住更多不同人群共通点的一种方式,来制作更好的、观众喜爱看的综艺节目。这可能是目前慢慢的一种转变的过程。


冷凇:

没错。有一种说法,说综艺只有两种:“非凡人平凡化,平凡人非凡化”,其实就这两种。好,谢谢蒋老师。

 


3  王征宇(《向往的生活》总导演



冷凇:

第三个问题给王征宇老师,江湖人称说总。说总去年的爆款就是《向往的生活》,现在第二季应该已经筹拍开拍了吧?


王征宇:

在征地。


冷凇:

说总很不容易,因为他开创了一个,现在学术界评价叫“慢综艺”的一个先河。三个男人,一条狗,一个农家院,这节目就能火。而且不但自己火,还带动了江中猴姑米稀也卖的特别火,它们的一个新品,今年能卖到10个亿。然后逼着我们说总非常不容易地,在已经拍完了冬天内容的情况下,再去补夏天的画面,把那米稀给植入进去。以至于不管什么镜头,那米稀都能出现。这是很不容易的一种新形式的尝试,但是确实获得成功了。您当时怎么会冒那么大的风险,包括在当时还没有谈定客户的情况下,就去砸钱,去敲定这三个人设去做这档节目,成功经验有哪些?


王征宇:

刚才车澈说,爱奇艺不是有一个AI的算法,都是扯淡。算法这个东西我觉得后面肯定是有的,但是一开始做节目确实是基于个人意志


冷凇:

就是完全是因为自己觉得爽?


王征宇:

因为文化产品是一个特别讲究的,我喜欢、我想做、我想干的这么一个事儿。


冷凇:

所以你看车总这个形象去做文化节目就不是特别让人相信。


王征宇:

关老师就像,是吧?


冷凇:

对,做《中国有嘻哈》大家就特别像,还是个人意愿。您继续。


王征宇:

一个是我们说综艺节目,第一个总体来说还是让人放松和开心的东西。打个比方,在韩国有《三时三餐》,有《花样青春》,证明慢综艺这个市场在韩国是可以的。或者包括在荷兰、欧美国家也有了,中国是不是到了这个时候,别人可以做,我们也可以做,无非是什么时候做的问题。


冷凇:

时机


王征宇:

对,时机。第二个,现在处在消费升级的关键阶段,解决了温饱问题,其实有更多精神层面的需求,那么现在做可能是合适的。第三个,很关键的一个问题,就是我不做肯定别人就做了,别人做了,现在坐在这里的就不是我了。


冷凇:

明白了。


王征宇:

所以我赶紧把它做了,把坑占了,对吧。


冷凇:

所以得先做,别人算跟风。是这样的,咱先做了咱就占领了高地。


王征宇:

还有第四个,关键还是找到了合适的人,就是何老师、黄老师,他们这种原生的人物关系是天然的。


冷凇:

这个人设特别好。那您当时是先敲定的谁,最后组的这个盘?


王征宇:

这事儿起先跟我们原来的夏总有关系。当时,因为夏总不是辞职了嘛,然后黄老师——他认识黄老师——黄老师说想做个节目,然后他就把我扔给黄老师了,把我扔给黄老师呢,黄老师不想做这个节目,我了解了黄老师、何老师其实是这么好的关系之后,我说你别做原来那个节目了,做现在这个节目吧。


冷凇:

是这样,夏总我们也有邀请来峰会,夏总前两天发了信息,他因为今天在香港澳门,所以过不来。我特别佩服您的一点,当时湖南的招商会,您一看就很明确,拼命推的那个节目,一定还没冠名呢实际上。所以当时《向往的生活》在上面也是招商,我记得何老师、黄老师在上面,还是拼命的在推这个节目。当时还没有完全敲定客户的时候就上了,是这样吗?


王征宇:

第一个,钱也不是我自己出,就是因为我们想做,也不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成功,所以先不管赚钱了。


冷凇:

对,先拍好。


王征宇:

先管它是不是底朝天,先给它做了。


冷凇:

OK。


王征宇:

录了六期之后,还没有冠名,所以中间就停录了三个月,所以才有春夏天和冬天。


冷凇:

商务上被迫暂停。


王征宇:

对,那是被迫。但是其实他们也一样,他们广告客户也全跑了。就像关老师的《见字如面》,第一季,那个时候也很无奈。所以我们总结出一个规律:好的节目,一定是一开始没有冠的。


冷凇:

没有冠名,自己拼死了想做,就做自己,所以就能做出来


王征宇:

对。


冷凇:

好的,谢谢王老师。

 


4  关正文(实力文化创始人、董事长,《见字如面》制作人)



冷凇:

第四个问题到了我们尊敬的关老师了,早先关老师和我还经常在春晚策划会碰着。后来关老师自己就做公司了。注意,文化节目爆款有三个:《朗读者》、《中国诗词大会》,还有《见字如面》。但是大家注意了,只有《见字如面》是公司行为,而另两个是央视巨大的平台背书。我们都很好奇,在没有巨大的央视的推广资源和平台背书的情况下,为什么大家在那段时间,每个人朋友圈里都会出现信,都会出现您的这个节目?包括关老师您自己创业一定有很多艰辛,这么一部不大的节目,是怎么跟两家平台合作,一点一点地把这孩子生出来的,有哪些经验分享?


关正文:

今天见到好多支持我们的领导,还有老师,刚才也没有机会一一打招呼,刚才我在下面看见了,特别感谢大家一直对我们的支持。文化节目所谓爆款,我觉得你忘了提到《中国汉字大会》和《中国成语大会》。


冷凇:

对,忘了回忆您那俩节目。


关正文:

对,那两个是开头的,而且分别都拥有接近七个亿的观众。那你刚才的问题是什么?


冷凇:

我刚才的问题是,您作为一家并不大的中小型公司,怎么会想到做一个读信的节目。就是这么一个有情怀的节目,而且您能预测到它一定会成为爆款,或者大家都在议论它吗?


关正文:

这事儿就像征宇说的,因为平时我们几个人其实老碰到,我觉得想做什么节目,跟公司大小关系不大吧?


冷凇:

没有关系,自己想做就做了。


关正文:

对,你看他们《中国有嘻哈》之前,当然他们也大,但是你说选择这么一个《中国有嘻哈》是因为大吗?应该也不是。我们选择像读信节目也好,汉字节目也好,成语节目也好,真的不是因为大,或者说甚至因为我一开始收到你这个标题的时候是叫坚守与创新,我就觉得这题目特别悲壮。


冷凇:

本来呐喊与彷徨更悲壮。


关正文:

对,那就更悲壮了。但是实际上今年我们还跟周总,跟浙江还推出了《汉字风云会》等等的,这都是文化节目爆款,对吧?咱们得宣传宣传。但是说实在话,做这样的一类节目,谈不上那么悲壮。坚守和创新这个坚守,实际上听上去好像是一种特别有情怀的事儿,特别不顾牺牲的一个事儿。但是在我看来,实际上这是一个对内容价值,对内容主流价值一个回归的必然过程。所以在我选择品种,或者是不管有没有赞助也要去做这样的情况下——实际上我相信征宇也是——就是我们相信这样的内容会有魅力,这样的魅力会带来受众,只要有受众,你就不怕它是不是能生存、能发展。这个逻辑应该是要坚持的。所以我觉得最主要的还不是处于那种特别顽强的,甚至是悲壮的那种坚守。大概是这样。


冷凇:

好的,谢谢关老师。您是一个极端,车总的嘻哈是另一个极端,但是只要自己下决心做,其实都能成功,而实际上跟客观的存在,其实并不是那么相关。


关正文:

这两个,我觉得现在这几款节目,实际上相似性远远大于差异性。因为我平常,比如说你也知道,跟马东也熟,跟张绍刚也熟。那些节目,像《奇葩说》也好,像《吐槽大会》也好,在我看来,跟我们《见字如面》,实际上是同一类节目。都是在向受众提供思考价值、认知价值的节目,都是提供多元的认识世界的这样的一种方式。最近去关注中国有嘻哈,实际上我觉得,中国有嘻哈本身就是一个观察中国社会的一个范本。


冷凇:

好的节目是一面镜子。


关正文:

对,有没有嘻哈其实不重要,因为我今天第一次见他,我也不好开玩笑。我在背后老说,做完了其实中国也还是没有嘻哈。嘻哈到现在还是小众的,但是这个节目会有那么多的人看,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,是因为它展示了中国现在年轻人所面临的,这样一种阶层划分和阶层冲突。展示了中国年轻人开始自主的去表达自己的声音。


冷凇:

青少年需要一种表达方式,一种宣泄方式,证明他们的存在


关正文:

他注定存在,他不用证明,关键是他开始发声了,这个很重要。


冷凇:

好的节目是镜子,是直指人心的。好的,谢谢关总。




5  严敏(《极限挑战》总导演


 

冷凇:

我们来说一下《极限挑战》,因为《极限挑战》太熟悉了,相信大家很多人都看过《极限挑战》,现象级户外真人秀的爆款。极挑最吸引我的就是它成功的人设,“极限三傻”和“极限三精”,已经深入到可以说每一个中国观众的心里。所以我越来越觉得户外真人秀人设的那种搭配,能出化学反应。包括我有看朋友圈,李勇总监的朋友圈。就是好像这一季的第一集播出的时候,那几个明星都是一起在酒店里,大家一起去看的,就能形成这么好的关系。而很多没有成功的户外真人秀,可能头一天大家还在熬大夜,之后互相都不认识。所以我觉得人设的成功是第一个希望您能分享的。

第二个就是编剧上的成功。这里面您的那个编剧有几层逻辑,我不一一打开,但是其中有一层逻辑我特别喜欢,就是跟节目组对战。整个明星团体自己是一个团队,包括个人,要跟节目组的整个编剧团队对战。所以其实这里面几层的这种对抗逻辑,您是怎么设计的?


严敏:

谢谢冷凇老师对我们节目一直的关注和支持。首先先说一下人设问题,其实我对这个问题是这样看的,其实不同的团队有不同的人设,我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人设,但是人设这项东西,其实在我这边,我是一直回避这个问题的,为什么呢?其实我们都不太适合被标签化。就比如说关老师是一个做文化节目的人,征宇是一个做慢综艺的人,车澈是做一个嘻哈节目的人,他长的像一个做嘻哈节目的人,我们都不喜欢被标签化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人设就是这样一种标签。其实你进入人设陷井之后,可能反过来,你会需要花更多的力气去爬出这个陷井,我是这么看的。


冷凇:

觉得反而是个限制。


严敏:

还有这个其实就牵扯到艺术创作的基本理论里边,就是主题先行,还是内容先行。其实不成功的一些节目,某种意义上做了一个主题先行的事情。你说人设有吗?有,但人设是在过程当中形成的。这是说我一直相信一个理论,就是说有好的过程你才可以期待好的结果。如果说你先预制一个结果的话,然后你一切为了达到这个结果去做事情的话,那我心里边是有一个引号的,叫做急功近利,有这样一种说法的。然后我相信,好的人设,一个团队的人设是在过程当中建立的。拿足球打比方,就比如苏亚雷斯,在利物浦球队他是绝对的主力。但是后来他转回去了巴塞罗那以后,变成了梅西的辅助。人设虽变,但人还是那个人。


冷凇:

就是放大哪一面的问题。


严敏:

对,不一样的人在不一样的团队当中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样的。


冷凇:

这句话可以理解为,在单位是领导,回家是老婆,回到婆家又是女儿。


严敏:

所以说我们要做的事情,其实是真正的做到尊重每个人的个性、意愿和选择的自由。这个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,这是一个做真人秀类节目需要做的事情,这是第一个问题。


冷凇:

第二个是关于编剧的,我们强大的编剧团队,在真人秀当中总结出哪些做爆款的经验?


严敏:

做爆款的经验没有,经常做砸的经验倒是有。因为这其实是一个开大开小的概率。其实唯一我们整个编剧组在做的事情就是,不重复自己。《极限挑战》播了三季,我们没有任何一个环节是重复自己。可能你做了一个环节以后,觉得这个环节不错,就要把这个环节模式固化下来。但是固化意味着你会需要等到一定的时候,就要再去摆脱这种固化,也就是所谓的改版。


冷凇:

固化了反而容易,其实从偷懒的角度来讲,大家希望模式固化,编剧固化。


严敏:

对,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,其实我是一个反模式主义者,怎么说呢,模式节目最多的好处就是说,它能够迅速的帮助一个团队成熟起来。比如说一个团队本来整体的平均分,可能当中有一百分的人,也有30分的人,但他一个团队整体平均分只有50分。模式节目最大好处就是能够帮50分的节目团队迅速提升到75分,这就是模式节目最大的意义。我们东方从达人秀开始,真的是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导演。这是一个。但是当一个团队到了75分以后,你想更往前进一步的话,你需要做一个反模式主义者。模式是起步,是一个基本的教科书,是ABC,是驾驶手册。但是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,你需要做一个反模式。


冷凇:

谢谢。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经验,就是说很多现在优秀的管理者,过去都是从带一些以前的节目出来的。比如东方大量的老师是从达人秀出来的。湖南很多老师你一问,要么就《快乐大本营》,要么就《变形记》。浙江就是《我爱记歌词》,要不然就是《中国梦想秀》。包括蒋老师原来也是管《中国梦想秀》的,江苏可能是《非诚勿扰》等等其它节目。就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一个体系,其实我觉得模式也是一个体系。优秀的人才迅速的提升,到了一个境界之后,大家就要开始做自己要做的节目了。好的,谢谢严老师。

 


6  吴彤(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,《王牌对王牌2》总导演



冷凇:

我再问一下旁边帅气的吴老师。吴老师应该是咱们这里面最年轻的,大家看后面的照片更帅,这两天是熬夜熬的。吴老师最大的爆款是今年的《演员的诞生》,最年轻的浙江卫视节目中心的副主任。这两个节目共同的难点是什么?挑艺人,没错吧。所以吴彤老师号称中国综艺界第一艺统。最早《王牌》这个节目出现的时候,我们学界在讨论。说浙江卫视得花多少钱去请那么多一线明星,这舞台都站不下,实际上,一季节目请到200个一线的明星在这儿摆着。后来我见到周大姐周老师和吴老师一问,才知道我们没有花那么多的代价。我们靠的是诚意和诚心,靠的是用一种自己个人的方式去打动这些艺人能来,包括让他们能接受那种小明星打大明星的这种星素对打的模式。吴老师赶紧讲一讲,您怎么能请到那么多明星?


吴彤:

刚才听严老师讲,我特别感触,因为我们团队,没做过模式节目,所以一直在做原创,特别痛苦,这个过程太痛苦了。《王牌对王牌》这个,当时想做IP对战,所以我们就要去找那些艺人,但是那些艺人真的挺难磕的,因为他是单期磕,大牌也不会来。然后其他的也有的报挺高的价格。所以我们第一个就是先找对的人,就像刚才征宇哥说的,我请何炅,请黄磊,我请到最适合的,他来了之后是增值的,而不是说被消费的。比如说我们请成龙,当时成龙是拒绝我们的,后来到湖南去见成龙的经纪人。成龙经纪人说,要不你试一下,我们成家班成立40周年,你能不能把这40周年的人都请过来。我们当时回去以后差点放弃了,后来我们导演团队都很年轻,大家说我们就找一找,大家去翻成龙的老电影,一个一个去找他们的微博,我们就找到了武指,联系到了几届成家班的人。最后就告诉经纪人,我们找到了,我们给他了一个名单,有七季成家班的人,一共40个人。后来经纪人就傻了,他说天呢,你们真找了,那我来。所以后来成龙就来了。我觉得可能我的个性,包括我团队的个性,我要找这个人,如果不到最后一刻,我肯定不放弃。

包括我们第一季见白百合的时候,白百合也不来,当时我们找了六七重的关系,确实都不来。我就说白百合你给我十分钟的时间,因为我们这么邀请你,你再不来,你起码见一面吧。我就要十分钟,她说好,给你十分钟。我这十分钟干嘛呢?就去杭州西湖找各个年龄层的人对她的评价。我会给她分析,其实她的评价就剪了一个小片告诉他的是,年轻人都很熟你,但是中老年小孩都不认识你,那个时候。她是票房女王,但你只占年轻族群,你缺失的族群就是我电视综艺节目要给你的族群。做了这么一个小片,还蛮感动的最后。她看了就哭了,她后来就说,那我参与这个节目。

所以我觉得邀请艺人,一个是不到最后绝不罢休。第二就是,要合适的人来才行,他们来了是可以增值的,所以说我们才把他请过来。所以最后来了很多。《王牌》其实第二季就人更少了,但是节目更精致了,包括我们请朱茵扮紫霞仙子,因为他们觉得我在这是加分的,所以他们就愿意很低的价格来这儿。


冷凇:

总结一下吴老师说的。第一个,明星觉得会给自己加分的,他就会来,而不是钱的原因;第二个,他是人,就是铁石心肠都会被诚意打动。所以我觉得还是诚意,以及自己确实是满足对方的需求,来完成整个人设的这种搭建。我们给吴老师鼓鼓掌,我们都需要这种韧劲。

 


7  胡明(《火星情报局》总导演 )



冷凇:

胡明老师您好。其实胡明老师是网综所有的团队和论坛中,唯一一个我见到之后主动过去认识、主动过去递名片拜访他的,因为《火星情报局》第一季我非常非常喜欢。《火星情报局》算是我最爱的网综之一。而且《火星情报局》最大的特点就是场景化的颠覆。整个的英国议会的场景,然后又一个跨时空的概念囊括进来。然后里面主持人不叫主持人,叫局长、高级特工。包括从《火星情报局》开始,创新的给客户植入的方式,我们甚至敢于在网综中把第一季写成这集我们录砸了。我们甚至在这里面植入了大量的局长洗头等等。也是从《火星情报局》开始,我们网综的客户,两季加起来应该有4个亿左右。所以我觉得,无论是从商务上,还是形态的原创创新上,《火星情报局》都是网综的一个大标杆。

那么,《火星情报局》在今年开始打造一种全新的矩阵IP,包括《火星研究院》这种延伸等等,今年监管价值标准提高,对火星矩阵的发展,带来更多的是阻碍还是机遇?


胡明:

我觉得高标准、高要求是好事,挺好。从《火星情报局》我们开始做的时候,就是准备打造一档有电影品质的综艺。可能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团队喜欢拍剧,不喜欢拍电影。所以我们在做综艺的时候,包括对镜头,对编剧,对场景的美术都有长时间的研究。我们跟车澈有一个共同的好朋友,叫唐燕,也是跟我十几年的很好的朋友。我们很长时间,都会去研究视觉表达这些东西。


冷凇:

他是做美术的是吧?


胡明:

唐老师是我们的美术顾问,现在也是《中国有嘻哈》的美术顾问,这是我们一个共同很好的朋友。所以说我们其实在很早以前都在探讨说,中国的视频内容如何能够跟国外的品质有的一比。虽然说我们现在还有很多差距,但是我觉得从我们这一代的综艺人去慢慢的发力。然后我们不停的去学习,着眼于未来。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跟欧美市场的综艺有的一比。这个是最开始我们做《火星情报局》最大的初衷。也就是说刚刚王征宇老师说,很多火的节目前面都没有冠名,《火星情报局》还没有上架就已经卖了1.3个亿了。所以说我觉得这种出品方的真诚和我们做一件事情的诚意,市场应该是看得到的。   



冷凇:

好的。





总结发言


冷凇:

那么现在监管标准提高了,我们怎么继续把网综做好,这个问题其实也是最后一个问题,所有人回答。


吴彤:

监管的价值提高了,其实是对那些不太自觉的制作人,对我们这些人其实都没有什么影响。我们这些人其实都是有情怀、有梦想、有追求的综艺制作人。


冷凇:

而且我去银河酷娱的办公室看到有一句话叫导向金不换


吴彤:

我那办公室还挂了一个叫做立德为先


冷凇:

我感觉这特别像北大校训。立德为先,高举价值大旗。


吴彤:

其实我们就是外表挺不正经,但是内心挺正经的人。就是我们看上去不太正经,因为我们是做综艺节目的,做综艺节目的人很容易被别人认为,你在私下里也是这样生活的。包括我跟汪涵经常会聊天,他也会有个困惑。比如有人见他就会说,汪涵讲个笑话,就是这种感觉。


冷凇:

别人会觉得电视圈和娱乐圈是一个圈。


吴彤:

大家会觉得说你在舞台上表现出的逗大家开心,那你私下里也是那样的随便,或者是不学习。但是其实我想说的是,越是台上表现出要逗大家开心,但是私底下要付出很多很多的泪水,或者是汗水,或者是很多通宵的夜晚,这样子的。所以我觉得让大家开心、让大家欢乐,其实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。


冷凇:

我想最后我们每个嘉宾说个一两句,关于我们现在,包括明年,可能国家十九大以后,都会提倡我们做主流价值的综艺,我们审片的标准,我们审美的标准,方方面面都在提高,我们的综艺应该怎么发展,或者说我们应该有怎样的一个表态呢?从车总开始吧。


车澈:

几句话,第一句话是,我特别认同胡明的一个观点是,如果网综的成功是建立在它的审查标准跟电视综艺不一样的话,我觉得我们不需要这种成功。任何一个节目的成功,应该是它核心的价值,而不是去做一些边界的突破,这是第一点;

第二点,我也特别认同关老师说的,我个人认为《中国有嘻哈》很看重的一个东西,就是现在的年轻人,他需要一种自我定义和自我表达,他不需要按照你来描述的样子生活。我觉得说自己想说的话,用自己的方式去说自己的话,才是真正的freestyle。

第三点,我认为中国是有嘻哈的。这句话在我的节目还没有冠名的时候,所有人都说这是一个小众的东西。当时我问我所有销售的同事,我说你们每个人打破头的去买一双椰子鞋,然后你来告诉我嘻哈是小众的吗?


冷凇:

好,谢谢。蒋老师。


蒋敏昊:

其实参加这个论坛也感触很多。首先,我相信坐在台上的每一个总导演也好,制片人也好,都很不容易。因为我觉得每档节目背后都是呕心沥血。通宵熬夜是我们这个行业最常见的一种工作方式。只有竭尽全力可能才能做到这个节目当中的极值,才有可能给观众奉献一台不一样的节目出来。

第二,我觉得目前从整个综艺市场来说,打造个人品牌,或者打造品牌化节目的设置是非常有必要的。因为现在整个的节目有很多,综艺节目层出不穷。但是对于每一个平台来说,能够占头部的综艺没有几个。所以说我们也很希望有这样的一种机会,或者有这样的平台,能够将我们自己对节目当中创作的意识和思想,通过我们的节目表达出来。

讲一个笑话,我看到在台上,几乎每个总导演都在自己的节目里露脸了,这可能就是一种趋势。因为昨天我刚录完影,我的四个艺人,把我的拱到台上跳舞去。说新年特别节目,需要特别搞我一下。我觉得这种和制作人也好,和观众也好,能够连成一条线的方式,可能是我们未来节目当中经常会用的一些手段,也可能是一种趋势。所以我也是深深为能够坐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感到荣幸。

最后一个,就是说浙江卫视,因为我是战略发展中心主任,也是管理浙江卫视所有对外节目的一个窗口。对我们来说,无论平台再大再强,或者再怎么样,其实拥有自己品牌的节目是非常重要的。而且这个不是说我们几个人,或者说几个团队能够实现的。这可能是全部在中国这个地界上,所有有志于参与综艺节目创作的团队,都有这样的可能性,在某一平台上生产一款符合自己意识的爆款的综艺节目。我觉得这种机会是平等的。所以说我坚信我们未来的路很长也很艰难,但是我们一直会奋斗下去。


冷凇:

好,谢谢,掌声。说总。


王征宇:

我们公司很长时间没干活了,做完《向往的生活》之后,也没有特别让人兴奋的项目。有的担子就推到一半,这里打折,那里打折,我们就不做了。我说一下我们对未来节目的看法。

第一个是,如果未来出来一个好节目,它一定是一个完全全新的类型,跟前人都不一样的,这是前提。

第二点就是,接下来电视节目不太可能会出现《超女》,或者是达人这种全民狂欢的节目。如果要出现,一定是改变单纯的、单一输送的、原来的电视节目形态的方式,通过科技创新,变成客厅互动的这么一种新的节目形态。这是我觉得将来电视可能出现的现象。


冷凇:

就是看电视机不方便,导致我们现在开机率会有下降。


王征宇:

我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,但它应该是客厅互动的。改变单一我放你看的形态,但这一定是跟科技创新是结合在一块的,这是第二个。

第三个,我们做节目,任何节目最关键还是需要有它的情感支撑,不管是在哪个层面。中国有很多的节目,有那种浓浓的塑料花姐妹情谊,我们希望这一点是能够得到改变的。


冷凇:

对不起,我知道一个小问题,明年这么多慢综,都被排在一线平台的位置上了,您害怕不害怕?


王征宇:

我们不做了,我刚刚和我们内部开会。慢综它本来不是一个节目形态。如果用那个形容的话,用制作手段来衡量的话它应该是观察类的综艺,它不形成一种形态,而且他的市场也没有那么大,有一个人要去适合远方是正常的,11个人都要去适合远方,你那恐怕要垮了。


冷凇:

谢谢。关总。


关正文:

今天我跟车澈一直有互动。他坚持有嘻哈,我得道个歉。但是实际上我想说的是,中国有没有嘻哈并不重要,在冷凇刚才抛出的问题上,尤其是作为电视艺术家协会。我觉得我们应该呼吁对品种多元的尊重,对多样性生态的尊重。包括我们几个,对吧?然后还有一个呼吁就是,我们应该坚持对常识的坚守,我们不应该做太违背常识的事情。


冷凇:

好,谢谢。严老师。


严敏:

关导总结的非常好,替我总结了前两点。就像这次的标题,坚守和创新,包括最早的呐喊和彷徨,我觉得都是有点悲壮的。但是我觉得其实没那么悲壮,其实像我们进入这个体制,像我大概有19年的时间了,很多东西是比较习惯的。作为中国的文艺创作者来说,一个文艺工作者,一个创作者来说,这是我们的宿命。坚守与创新也好,呐喊与彷徨也好,这是我们的宿命。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再跟所有的,在座的有领导、老师、媒体记者、专业人士,我有必要在这儿再说一下。就是说《极限挑战》最大的正能量是什么?第一,《极限挑战》是一个培养逆商的节目,他能够让我们直面生活当中你可能会碰到的困难,可能会碰到的麻烦,可能会遇到的各种人际关系的困扰,但是你依旧可以笑对同事、朋友、生活,所有困境的,尤其培养我们90后的,甚至00后孩子逆商的一个节目,这是第一。

第二,就像刚才关导说的,希望多元化,那我再说一句,多元化的背后是独立思考之精神的节目。这是《极限挑战》一直秉承的,前面已经说了人设的问题,就是说我们尊重每个人的价值,我们尊重每个人在节目当中、在团队当中起到的作用。所以说我们希望大家通过这个节目能够独立思考。

第三,我们是一个真正意义上文化自信的节目,节目中我们去过很多城市,去过很多老百姓当中,去过这个社会各个层面的角落。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些都展现给全国观众看,展现给世界的观众看,让大家看到中国人的喜怒哀乐,以及在喜怒哀乐之后藏不住的骄傲。这是我们《极限挑战》最大的正能量。谢谢。


冷凇:

吴老师,帅气的吴老师。明年打算敲哪个艺人。


吴彤:

我其实挺感触的,因为我们筹备《演员的诞生》的时候,其实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反对的。但是还好,周老师,包括郡总一直在挺着我们做。反对原因有二,一个是这个节目确实太累了,它不像是有综艺惯性的,做戏剧的脱口秀什么,他要做认认真真表演,要实打实写剧本,我们光写剧本这个事儿就觉得要死了,因为确实太难了。第二个就是我们觉得表演这个东西是不是也挺小众,我说你看《中国有嘻哈》也是小众,但它把专业做到极限了。表演那个东西不像大众那么普及,但如果把它做到极致会不会好一些?所以当时见章子怡的时候她跟我是一样的,她也挺犹豫的,要不要接这个,如果说我接这个砸了,效果不好,没有反响,也挺遗憾的。但是我们就说,一个好的节目,要么把欢乐做到极致,我觉得像《跑男》,像《极挑》,我们都在看,确实特别极致。

第二个就是把专业做到极致,我就给她举了《中国有嘻哈》的例子,你看这么红,我们把表演认真做到极限,我觉得会有人看的,会有这样一群人。另外,我找丹丹老师的时候,丹丹老师说,我们做节目只要把它做真了,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玩儿真的,你剧本真的就是不告诉我,真的让我们现场去,你给我置好景,做好服装,我给你尺寸,但是你不告诉我是什么,才好玩儿。所以我们后来发现,这确实是一条新的路子,我们就按照这个方向去做,所以我们在过程中也不断的去吸取营养。丹丹姐、子怡都会给我发微信,告诉我们节目怎么提高审美,节目怎么做。所以我们就把我们做的东西在电视上呈现给大家,希望能努力的呈现给大家一段,让专业做到极致,让更多我们希望的,演员们希望的审美的东西传递给大家。所以很多演员慢慢发现节目真的是做表演的,他们才免费参加的。所以这个我们觉得是很好的一件事。


冷凇:

好,谢谢吴老师。我想表达一个观点,就是说戏剧搬上电视是很不容易的,戏剧在剧场里看没有问题,但是只要一上电视的方寸之间,一经过情绪的衰减,马上就不见效。说实话,也有很多平台做过这种戏剧选秀类的节目,包括央视,电影频道也有做过,但是好像都不是很成功。而且戏剧上来,貌似就只有喜剧可以成功。但是您做的是正剧,甚至很多是悲剧能够做成功,这一点真的为您点赞。期待吴老师明年更多的好作品,谢谢。

胡老师,咱约定的问题,我已经准备好了,就是咱们银河酷娱除了《火星情报局》这个IP之外,还有很多的剧正打造,比如说研究院,包括2018年我们如何延续和挑战?


胡明:

2018年怎么延续挑战,其实从我了解到的网络平台状态是讲说,2018年大家将被迫看很多内容。也就是因为《嘻哈》的原因,明年可能大家被迫都要看很多舞蹈节目,大家要被迫看很多档机甲类的节目。那刚刚关老师说,因为今天来了很多领导,也来了很多我们内心非常崇拜的老师。我特别想说,刚刚关老师说,多鼓励多种品类。但是我想说,银河酷娱,包括《火星情报局》团队,是一个一直把原创、创新当做自己使命的一家公司。怎么说呢?因为从我们的从业经历来讲,我从1999年开始,然后一直到2013年我都不知道模式是什么。因为之前我们一直在做的《越策越开心》,《天天向上》这样的节目都是原创节目。然后我们所有的创意方法都是原创,我们怎么样去掌握一套创新的方式。但是当我们进入到市场的时候,我们会发现市场其实并不会给原创更多的关怀。这个其实是我感触特别深的一件事情。因为一个正常的模式诞生,是需要两年的时间,培育期、研发期。《火星情报局》,它只花了6个月的时间。当然第一季它不是很完美,然后我们从第二季也在更新它,包括到第三季,包括明年第四季。包括我们的《火星研究院》,我们都是秉承着我们这一代的制作人,一定要顶起原创,学会原创的这么一件使命。其实我特别想说,我们所有的老师、所有的领导,包括市场,能够多多支持我们的原创,多多支持我们在座这么多有梦想的、在坚持做自己事业的导演。再就是中国视频内容的明天得靠各位,所以你们要少熬夜、少喝酒、少打牌。


冷凇:

保重身体,好,身体第一,谢谢。

今天,我有点儿超时了,应该是四五十分钟,还超了十分钟。主要就是大家有这么多的内容想分享,我自己感触也很深,第一个感触就是个性与共性。我们都在寻求共性的大众化的市场,但是发现几位总导演,只有把自己的个性充分释放出来以后,你一定能找到你垂直那批人的大众市场的共性。所以个性和共性的关系,这是我第一个感触。

第二个是跟风与差异。在座的各位老师,每一位都独创了一个品类,这我觉得是最牛的,而没有跟别人的风口。因为中国,大家都清楚,基本上所谓叫出一个爆款,所有人跟,然后迅速做烂这个题材,祸害掉这个资源,这个模式最后就消失掉了。或者总局注意到就把它打击掉了。所以我觉得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,通过个性找到差异化的存在。一个IP最重要的就是它的差异性。

最后一个我想讲的就是娱乐和综艺的关系,我们这个首届峰会,不叫中国娱乐峰会,我们叫中国综艺峰会。总局可能一直有抵触就是过度娱乐等等,有那么多的标准。我觉得大家都会特别理解,而且都会坚守,我们都是平台体制中出来的人。但是总局其实提倡综艺化的表达。综艺不是只有娱乐,喜怒哀乐思,各种手段,只要能让大家,让观众开心,让高端人士有思考的这种价值输出的都叫综艺。为我们中国综艺的未来喝彩。

感谢六位老师,谢谢大家。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 2015-2035 博彩公司
首页
我们
联系
顶部